•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丹麦邮政上调价格引发社会争议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25 20:27:52
    【字体:

    聊城市哪里可以代开出生证明【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腰的“A4”与否,激素说了算!

    原标题:志愿者帮忙募捐11万 白血病女孩仅收到5万元

    22岁的小芹正躺在天津市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的病床上接受化疗。但病房外,她的老家巴中市,一场因她而起的募捐风波,至今仍未尘埃落定。

    2015年4月,在天津上大学的小芹被确诊白血病。治病期间,巴中一支名为“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的组织,在巴中多个乡镇为她组织募捐。但事后证明,募捐到的11万余元爱心款,并未全额打进小芹账户。小芹家属对此提出质疑,双方发生争吵。“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事后发表声明,称爱心款中的5万余元系用于活动开支。巴中市民政部门随后介入调查并查证,这是一支未到民政部门注册的组织,其开展的公开募捐活动属于非法募捐。

    扣扣空间截图

    1、“雪中送炭”

    “这下遇到好心人,女儿终于有救了”

    一切,都始于那次突如其来的患病。

    2015年4月,在天津商业大学宝德学院念大一的罗晓芹,在上海一家医院被确诊为白血病。对于靠打工供3个孩子上学的肖兰琼夫妇来说,女儿的病瞬间让一家人捉襟见肘。辍学,成为两个儿子的被动选择,后来小儿子被学校劝回学校继续读书。

    之后,有朋友在网上发帖为小芹求助。一位名叫鲁扉的巴中老乡看到消息后,主动联系肖兰琼,并很快组织朋友为其筹到1万元捐款。之后,他告诉肖兰琼,因自己要忙很多事情,无时间继续帮助小芹,但接下来会有一位张先生来继续爱心接力。“这下遇到好心人了,你想嘛,家乡那些认不到的人愿意给你捐款,为女儿治病,好感动。”肖兰琼讲述当时的心情。不久,一位自称是“巴中市爱心志愿服务大队”负责人的张先生联系上肖兰琼,表示愿意为小芹募捐。

    这是2015年5月底的事情。

    肖兰琼当时想:“有这么多来自家乡的爱心人士帮助,女儿终于有救了。”

    成都商报记者试图联系鲁扉,但对方电话一直关机。不过,巴中市青年志愿者协会志愿者张美琪证实,鲁扉与她都是志愿者,当初确实组织了很多朋友为小芹捐款,后来因为忙不过来,才由张先生接棒。

    接下来,张先生带领的“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前往巴中多个乡镇,开展义演为小芹募捐,并成功募集到一些爱心款。

    但这样的结果并未让双方皆大欢喜,反而衍生出一场至今仍未停歇的风波。

    22岁的小芹

    2、“爱心募捐”

    到多个乡镇义演志愿者募得善款11万

    募捐活动从2015年6月前后正式开始,7月底结束。前日,成都商报记者前往“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曾去过的多个乡镇调查,但只有少部分乡镇对那次募捐还有印象。

    2015年6月,“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在巴中市巴州区曾口镇开展募捐活动,在镇上开家居用品店的张美琪提供了价值数千元的床垫、皮凳、抱枕等家居用品,拿到现场义卖为小芹募捐。镇上的手机店老板李女士当天花500元买了一个床垫,尽管“家里并不缺床垫”。张美琪回忆,“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当天到现场的成员有四五个人,均穿着红马褂,现场有主持人、演员等,整个活动持续了两三个小时,当晚共募集到1万余元。

    巴州区梁永镇莲花溪社区主任王延平对去年的募捐也有印象,因为“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到镇上曾找他帮忙协调义演场地。王延平回忆,舞台器材、音响等设备均是对方自备的,现场还放置了关于小芹病例的海报。演出是傍晚时开始的,持续两个多小时。王延平印象最深的是:现场有六七个志愿者,一开始播放小芹的音像资料,接下来是演员(或志愿者)在舞台上唱歌等等。

    “专门为白血病女孩募捐,这是很有爱心的事情,而且女孩就是我们这里的,他们的做法很让我们感动。”当晚,王延平让女儿上台为小芹捐款。事后,他曾询问一位志愿者当晚的募捐情况,志愿者告诉他,募捐到1万多元。梁永镇镇政府相关人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曾拿着一份某部门出具的证明,大概内容是拟在当地开展义演募捐活动,希望得到当地支持,“具体是哪个部门出的证明,记不清楚了”。

    平昌县三江镇镇长苏鹏回忆,到三江镇的“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成员大约有五六个人,募捐到8000元左右爱心款。

    此外,“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每场募捐结束后,都会在网上公布募捐情况,根据小芹朋友提供的“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负责人张先生在个人QQ空间公布的捐款金额截图,与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到的几个乡镇上的捐款数额对比,大致相符。

    肖兰琼说,除“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主动在网上公开募捐账目外,也有部分乡镇热心人士会在募捐结束当天,给她打电话说当天募捐的情况,并让其将募款金额写下来。根据她的写在纸上的捐款统计,共有11万余元。这个数额得到了双方的认可。

    3、“善款风波”

    “募捐到那么多钱,为啥只给了一部分”

    矛盾,始于小芹母亲肖兰琼对“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募捐活动的质疑。

    肖兰琼说,“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前后给女儿的银行卡打过三次钱,一共49252.9元,其中最后一次打钱是在7月9日前后,当时打了1万元到女儿银行账户,但张先生在电话里要求女儿发一条短信到他的手机上,短信大意是“今天收到张先生3万元”。短信发出后,1万元很快打入小芹的银行账户。

    既然只给女儿打了1万元,为何要让女儿说收到了3万元?

    这让肖兰琼觉得,张先生可能是“骗子”。肖兰琼责备女儿发短信的草率行为,但女儿说:““妈妈,我得到一分,救我一命也好,不然我们一分钱也得不到。”成都商报记者事后向张先生求证此事时,他拒绝回应。

    肖兰琼告诉记者,在后来与张先生的一次争吵中,她质问张为何大家捐了这么多钱,却不打给自己。张当时解释,不只是为小芹一个人募捐,还在为其他人募捐,钱给别人打过去了。

    在“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为小芹募捐活动期间乃至结束后的两个月,肖兰琼常给张先生打电话,目的几乎都是要钱,“因为女儿治病需要钱,希望他能将募捐到的钱打到女儿银行账户上。但他经常拖,一天推一天。”对此,张先生向成都商报记者解释,当时“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开展募捐活动遇到了困难,因为每天的车费、演出费、租用设备等费用的开支非常大,几乎没有多余的钱。

    发来短信声称转了3万多元给小芹,但对方实际只收到一万元

    4、“家属质疑”

    “我知道他们有开支,但真的有这么大?”

    在数次催钱无果后,肖兰琼灰心了。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7月底,“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在平昌县某乡镇募捐后,一位当地村民给她打电话告知当天捐款数额后,她在电话里告诉他们不要捐款了,之后还让朋友给这位村民发去一条短信,大意是:请好心人士不要再做好事了,我们根本没有收到钱。这位村民告诉肖兰琼,他会去告诫志愿者,一定要将募捐的钱给小芹。但肖兰琼表示,自己最后仍未收到张先生打来的捐款。

    募捐活动结束后,肖兰琼对张先生仍然寄予希望,希望对方能将此前的捐款打到女儿银行账户。但她说,张先生很多时候不接电话,或称自己很忙。2015年中秋节前后,当时在上海一家医院做了化疗的小芹已随母亲回到宾馆,等待一周过后重新入院。届时,需要交纳5万元费用,但银行卡上仅剩1万元左右。在连续多次拨打电话后,张先生终于接了电话,但二人在电话里吵了起来,肖兰琼也没有要到钱。自此,肖兰琼找“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要钱的希望彻底破灭。之后,她打电话求助广东一位亲戚借到6万元。

    但肖兰琼一直在质疑,“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以小芹的名义募捐到11万余元,为何最终打入银行账户的只有4.9万元,肖兰琼向成都商报记者抱怨:“我知道他们有自己的开支,但真的有这么大?”

    按照肖兰琼的理解:“那些钱是好心人捐给女儿的救命钱,他(张)如果不给我们,也该退还给那些好心人。”下个月,女儿小芹将接受弟弟的骨髓移植手术,费用在70万元左右。

    如今,募捐风波尚未尘埃落定,肖兰琼已在网上为女儿发起了“轻松筹”,详细介绍了女儿小芹的病情以及家庭状况。目标金额40万,但三周过去,仅筹到1.1万余元。

    募捐者:

    整个募捐活动开支太大

    “这件事我问心无愧”

    最近几天,张先生一直处于募捐风波的风口浪尖。

    “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是觉得不值得。”11日晚,张先生在QQ上给成都商报记者发消息说,并给记者发来一个巴中当地网络论坛的回应网贴。

    回应启始便写道:“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不再关注、支持大小病帮助与救助”。张先生随后告诉记者,“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已于去年下半年解散,自己也不想再从事公益事业。

    回应里写道: 本次公益活动历于2015年5月5月下旬拉开帷幕,2015年7月底落幕。在这期间公益组织人员奔波在风雨中,他们每天一早出发,中午在路边用餐,晚上六七个人挤在一间宾馆里,就这样度过了艰辛的两个月。然而他们却未曾因为苦和累而埋怨。他们去过玉山镇、恩阳区、平昌县等多个地方进行活动宣传。总共筹得资金十一万多,发放关注人(备注:小芹)五万多。其他紧急救助发放:三千元。本次活动开支五万多。

    回应里还罗列了部分必要支出的单据。

    张先生说,他最先通过一个志愿者接触到肖兰琼,并在一开始就给对方说过,活动会产生一些费用,需由家属承担,而对方也答应了。对此,肖兰琼承认确有此事,“但他没给我们说具体会产生多少费用,我们也没想到产生的费用会这么高。”

    张先生说,团队每次出去募捐有10多人,要包三四辆车,还要请主持人,演出团队,租音响、舞台设备,以及广告宣传等等,加上吃饭住宿的费用,平均出去募捐一次的开支最少要2000多元。对于多个乡镇表示到场组织募捐的人只有五六个人的说法,张先生解释说,有些志愿者在忙其他的事情,维护秩序、发宣传单等,不是每一名在场志愿者都会被人们看到,而请主持、演出团队的费用从刚开始的一天几百元上涨到后来的上千元,这让他们承受不了,团队成员还为此与对方发生过冲突。

    对于每场捐款的金额,张先生称记不得了,此前确实会将每次的捐款金额在网上公布,但去年下半年注销网站后,账目资料也随之消失,并未留底。记者查证,张先生QQ空间关于捐款账目的“说说”也已悉数删除。张先生解释:“去年(和肖兰琼)闹了矛盾后,一气之下就全删除了”。

    不过,成都商报记者向张要“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其他成员,以及当初邀请的演出团、包车的司机等相关电话,张先生表示不能提供,他反复强调“这件事我问心无愧”。对于肖兰琼称仅收到4.9万元的捐款时,张先生称当初让团队一名成员到银行给小芹的银行账户上打了3000多元,这一笔款对方没有算进去,“我相信他不会骗我,肯定给她们打了的”。对此,肖兰琼称,银行账户上没有3000多元的进账。

    张先生说,自己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坚持做了4年多公益,但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自己目前已在外地找到工作,也不想再对此事做任何回应,此前的团队成员也不会有人出来回应。

    巴中市民政局:

    属于非法公开募捐,已介入调查

    本次捐款风波,目前已经引起巴中市民政部门的关注。

    巴中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科科长赵勇灵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根据他们查证,这支名叫“巴中市爱心志愿服务大队”的组织并未在民政部门注册。此外,即便“巴中市爱心志愿服务大队”系在民政部门正规注册的合法组织,在没有取得公募资格之前,也无权面向公众公开募捐,必须与具有公募资质的慈善组织(巴中目前只有慈善协会或红十字会具有公募资质)进行合作,后者会对其募捐情况进行监管。

    成都商报记者向张先生求证“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是否合法时,他表示在民政部门注过册,只不过注册的是另外一个名字,而当初募捐是使用的是现在这个名字,此外,当初注册的名字去年下半年也已经注销,“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也随之解散。对于本次募捐活动,张先生称,自己清楚社会团体无法向社会公开募捐,但“巴中爱心志愿服务大队”当初得到过巴中市相关部门的支持,所以才会出去公开募捐,是合法的。不过,他拒绝透露这个“相关部门”的名字。

    而巴中市慈善总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未与这支“巴中市爱心志愿服务大队”有过接触。赵勇灵说,“巴中市爱心志愿服务大队”的公开募捐行为违背了相关法律法规,属于非法募捐。目前,民政部门正在联合相关部门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并处理。巴中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也提醒说,爱心人士如遇到有人在公共场合募捐,如果怀疑其真实合法性性,可向当地民政部门求证。

    “所有的公益慈善组织在开展重大活动时,都必须向主管部门(民政部门)报告,取得同意后才能进行。”赵勇灵说,即便公益组织为弱者捐款吃了不少苦,但每一笔开支都必须清清楚楚,不能模糊而过。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